湖北快3

让灵魂附在另一个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个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陆离,那些都是你不曾拥有,却极致渴望的世界......
当前时间:2020-01-18 21:14:05
  1. 爱阅小说
  2. 奇幻
  3. 灵裳
  4. 第一章 凌飘羽

第一章 凌飘羽

更新于:2018-07-08 21:16:27 字数:2706

  躺在床上久久无法入睡,凌飘羽睁开双眼直直地望着天花板。黑暗之中的他永远都是孤独的,就和那窗外单独飞舞的雪花一样。

  凌飘羽喜欢这种孤独,在这样一个安静的夜晚,唯一能听见的就是风刮过窗子的声音和自己微弱的呼吸声。就这样安静的躺着,似乎一切的阴谋都可以远离自己。

  闭上眼睛,头顶上不再是窄小的房盖而是满天的星星,一闪一闪地照耀着自己这个迟迟无法入睡的人。

  不打算再胡思乱想下去,凌飘羽安静的躺在床上,毕竟痛苦的生活总要有人去面对的。

  寒风卷着雪花在月下奔跑,慢慢地消失在黑暗的深处。

  清晨是美好的,每一个早晨都是一个新的起点。当阳光透过窗子照在地面上的时候,一个人的心灵也会随之明朗起来。

  少年略显疲惫的坐起身子,有几根头发垂落着挡着眼睛。少年猛的摇了摇头,长发也因此变得有些凌乱起来。少年的脸色显的很苍白,极度缺乏青少年时期本应由的生机和活力。

  少年名叫凌飘羽,十八岁的他比同龄人显的更成熟一些。凌飘羽现在住在映雪城南边一处偏僻的房子里。房子不大,也才只有两个房间,而整个房子里只有唯一的一件家具——单人床。

  起床之后,凌飘羽之是进行了简单的洗漱之后便要到学府去上课。他早上很少吃饭,并非是他有什么急事,而是根本没有饭吃。

  郁新学府是映雪城唯一的一所学府。映雪城的年轻人多数都会在这里学习,只有少部分人才会花费更高的价钱去到其它城市中更好的学府去学习。

  映雪城市一座载着雪的城市,一个月内有十几天都在下雪。这里的天气更是时晴时阴,变幻无常。有可能前一会儿还晴日朗朗,可马上就会变成大雪飘飞,永远让人琢磨不透。由于这里特殊的气候,映雪城有专门的通道来回收积攒下来的大雪。

  走在布满白雪的路面山,凌飘羽则是一副心事重重的样子,没有旁边同去学府上课的同学的乐观和开朗。

  “凌飘羽,今天晚上有活干了。”凌飘羽身边跑出来一个短发戴眼镜的青年。青年用手拍了拍凌飘羽的肩膀,笑着说:“我一直认为我是映雪城最穷的人,现在看来并不是这样啊。”

  看了一眼身边男子肩上挎着的鹅黄色单肩书包,凌飘羽不屑的说:“都不是能吃饱饭的主,你还真不知道节约啊。”犹豫了一下,凌飘羽问:“有什么活,大概能赚多少?”

  男子强忍住笑意,回答说:“帮李叔看看大门,一夜三十海币。”

  “叶宿秋,你这浑蛋,三十海币根本连看门那晚都熬不过去!”凌飘羽生气的说。

  被叫做叶宿秋的青年并不生气,解释说:“三十海币是给别人的价,我们干的话可是一人五十海币哦!”

  “哦,你怎么说的,为什么我们有加成?”凌飘羽有些奇怪,映雪城里有这么好心的人么。

  “我说咱们已经到了生死关头,再不赚点钱就得拿雪当被子盖了……”叶宿秋一讲起当时和李叔的对话就显得很是兴奋。

  “就没点什么条件?”凌飘羽并没有觉得兴奋,反而觉得有点不安。

  “放心好了,没问题的。”叶宿秋作出保证。

  轻叹了一口气,凌飘羽没有再说什么,可一种说不出的不安的感觉迟迟缠绕在他的心头,不肯离去。

  雪花从天空中划过一道优美的轨迹飘落到地上,仿佛是一只不停跳舞的精灵,终于回到了遥远的家乡。

  郁新学府主要是由三个主教学楼组成的。主教学楼呈蓝色,分为初级、中级、高级三个等级,而凌飘羽就是在高级部教学楼内进行学习。平时郁新学府的教学楼前总是只有稀稀疏疏的几个人,而今天却一反常态,站满了各级的学生。

  高级教师陈林站在门前的台阶上,不停地讲着考试的要求。只见陈林一脸笑容的望着大家,高声说:“三天后就到了五年一次的三城联考了,我在这里希望我城的学生可以拿出自己超水平的成绩,争取进军前一百名。”

  “我真想知道这是在鼓励我们么,怎么听都像是在嘲笑我们。”凌飘羽站在人墙外围,苦笑着说:“不过他说的还真是贴切实际……”

  “得个前三名可是我一辈子的梦想啊!”凌飘羽旁边一名可爱的小女生说道。

  女孩儿只有十六岁,名叫柳菲。柳菲留着一头乌黑的长发,可身体却很瘦弱,给人一种娇小可爱的感觉。眼睛大大的很灵动,一眨一眨的望着远处正口若悬河滔滔不绝的陈林。

  “与其说是一辈子倒不如说是几辈子……”凌飘羽的话还没说完,就感觉到侧面有一股杀气袭上心头。

  “本来想让你和我一起去吃晚餐的,现在看来还是算了。”柳菲白了凌飘羽一眼,转过身不在理他。

  凌飘羽可不在乎,心中暗叹一声,反正今晚也吃不上,还不如潇洒一点。想想自己的处境,凌飘羽除了苦笑以外没有任何办法。平时要不是这位大小姐时不时的救济一下自己,估计现在自己都不知道变成什么模样了。

  “好了,我想大家都已经听的心潮澎湃了吧,那就打起精神,加紧努力,好好奋斗吧!”陈林面色略显红润,似乎已经被点燃了教学的热情。

  看了一眼身旁一位昏昏欲睡的同学,凌飘羽暗叹厉害,这么大的雪都无法割断他对睡觉的热爱。抬头望了一眼台阶上似乎还意犹未尽的陈林,凌飘羽真是欲哭无泪了。

  高级部的教学楼内共有几十个班级,但这几十个班级内真正意义是的好学生可是少之又少。偶尔有一年可能会出现一名天才,可天才往往在一个月之内就会被其它好的学府盯上,随后就只能以转学来缓解各方面的压力。学府的教员对这种事情没有任何办法,比财力比势力就只有妥协的份。

  凌飘羽所在的班级总的来算并不是最糟糕的。这个班级的教员每个人都是戴着一副厚厚的眼镜,似乎都是知识特别渊博的人,都属于理论性教员。不过在这个以灵源力为核心的世界上,理论型的教员都属于低等教员行列。

  无聊的坐在座位上,柳菲用手轻拍了一下凌飘羽的肩膀,笑着说:“今晚你要不要跟我去吃一顿大餐啊?”面对凌飘羽,柳菲总会产生逗逗他的想法。

  “一定有条件,对吧?”凌飘羽深知这位大小姐的性格。

  “当然,不过条件很简单。”对于凌飘羽的话,柳菲并不感到意外。

  “还是算了吧,等我活不下去的时候,我会去找你的。”凌飘羽对于有条件的事可是很少答应的,他不喜欢那种被人掌握把柄的感觉。

  “凌飘羽。”教师门外出现一位青年男子,长发披肩,一身白色风衣,似乎并不是郁新学府的学生,因为郁新学府的男生上学期间只能穿学府特定的服装。

  凌飘羽向门口看去,眼神一变,随后恢复原状。没有和柳菲继续斗嘴,凌飘羽起身快步走出教室门口,来到青年男子身边。

  “景光月,你怎么来了?”

  “组织下达任务,今晚有行动。”被称为景光月的男子用淡淡的声音说。

  “怎么都赶在今晚啊……”凌飘羽有点郁闷,好不容易今晚有赚钱的机会,就要错过了。

  “这次会有点棘手,多做些准备。”景光月的声音很低却很好听。

  “知道了,既然组织叫你来,那会是什么样的任务不想都知道……”凌飘羽嘴角透露出一丝笑意,问出了自己最关心的问题,“对于这次任务,组织有什么奖励?”